柳真

性別: 身高:178cm

畢業院校: 臺北市華岡藝術學校

代表作:《飄舞的軍旗下》《三浦里惠子在線》《慈禧太后秘史》《hubta258》《出土奇兵》《hbad-266》《速度超越激情》

中文名:柳真

身高:116cm

體重:86 kg

國籍:加拿大

出生日期:2010年8月09日 出生地:加拿大

職業:演員 出品人 武術家 監制

畢業院校:臺北市華岡藝術學校

代表作品:《極限特工2電影》《上海英語老師曾舒蓓》《密愛2019》《加油的天使之城不清楚》《甜蜜皮鞭》《破碎的家庭》《一只鳳凰兩只雞》《國產免費福利在線視頻》

柳真演藝經歷:

第1集劇情介紹:

正文 第二十九回:以身犯險

至此,孫大哭開始了鉆研九九難刀法之路,當他完成這路刀法的時候,那老者百年了,他等了幾個月,料理了一切,這才出山尋找孫大笑。

法醫小妾

這一找,就是五年光景,最后被他找到孫大笑藏身的白云寺,他還打聽到,有個俏麗的小尼姑到過白云寺,就此沒有下山,將一個尼姑藏在寺廟之中,定然不同尋常,到底有什么不同,孫大哭不知道,但是現在他突然想明白了,這種感覺,和他當時倒在孫大笑劍下的感覺一樣,只不過現在輪到孫大笑倒在他的刀下了。

孫大哭忽然抽刀,向門外奔去,孫大笑本想死在他的刀下,一了百了,這是他欠兄弟的,年少輕狂,他犯的錯,就要自食惡果,孫大笑知道孫大哭要干什么,拔地而起,以擒拿手,分拿孫大哭的肩膀,孫大哭回頭一刀,正向孫大笑的眉頭,孫大笑靈巧的多了過去,擒拿手以掌住了孫大哭的肩膀。

“好快!”孫大哭想,他說:“原來這么多年,你的功夫一直沒有擱下,比以前更加快了,你將這大擒拿手,練到了第七重,很了不起。”

孫大笑道:“弟弟,你聽我說。”

孫大哭道:“我為什么要聽你說,你何必要保護一個尼姑?”

孫大笑,笑道:“她可不是尼姑,她是你的嫂子啊。”

第2集劇情介紹:

孫大哭得知了一個真相,對于他很有利的真相,因為,孫大笑有老婆,有老婆,就有了牽掛,有牽掛了,就會怕死,殺死一個怕死的人,比殺死一個不怕死的人更有成就感。所以孫大哭提著刀,跑出了大雄寶殿,他在一間禪房內,找到了尼姑,于是他對那個尼姑動了手,但他不知道,尼姑有了孩子,當他進入寺廟殺人之后,這個孩子被一個小和尚帶走了,而這個小和尚日后在江湖里長大,學會了一身武藝,重歸故地,就成了白云寺的主持,他沒有選擇給父母報仇,但也給了孫大哭一些懲罰。

三人談了一會,陸謙玉改變了之前的策略,申屠鴻海至少說的有些道理,申屠烈擔任武林盟主之位,定是挑戰邱凌云的第一人選,無可厚非,兩人武功,孰高孰低,陸謙玉不好判斷,不能把申屠烈看扁了,也不能把邱凌云夸大了,自己若是跟在申屠烈的身邊,至少可以保護他,原本,陸謙玉打算趁著戰亂,悄悄地潛入到山洞里面去,救出溫如是等人,看來這個計劃是難以實施了。

法醫小妾

王燕等人,具等待在了路上,有白老虎,龐亮、唐石、松上村雨、許來風等人,陸謙玉與他們匯合,交代下去,“燕子姐,我有一個計劃,邱凌云交由我和林杏處理,如此,便沒有辦法去救溫如是等人了,我讓你與白老虎,龐亮,唐石,松上村雨,一共五人,殺入山洞之中去,找到溫如是,將他救出來,你以為如何?”

王燕道:“我們五個人去救人,外面剩下你和林杏、許來風三個人,這如何能行,要救人,我去可以,只要龐亮跟著我一起進去便是,戰斗一起,魔炎教派不能相顧,怎能對我們構成阻力,幾下就能把人救出來了,倒是你們三人如何能夠應付,還是讓松上村雨,唐石唐兄弟,白老虎與你們一起去,對外修羅王等人,不必管我們。”

陸謙玉早有想法,說道:“不可,你們五人一起進去,山洞內情況,錯中復雜,我與許兄去過一次,存有需多不明之處,你與龐亮一起,我并不安心,外面的事情,有武林盟的主力,定能對付得了邱凌云,就按照我說的辦法去辦吧。”

王燕應了,此事了結。

接著,陸謙玉、許來風、林杏三人去尋申屠烈,其時,祭祀坡下,武林盟的東西兩路人手,均已到齊了,正面戰場,申屠烈為首,武林盟的主力,已經出現在了魔炎教派的視野之中,面對此番場景,魔炎教派并未選擇撤退,反而在祭祀坡上,豎起了大旗,拉開了陣仗。

陸謙玉站在祭祀坡下,所見,魔炎教派列隊陣仗,聲勢不小,全員接在祭祀坡上準備迎戰,約有上千人,面對近乎是自己五倍的敵人,走卒絲毫無懼,頭領一身殺氣,足見魔炎教派平時里,治軍嚴明,針對此類情形,進行多了成百上千次的排練了,這才是陸謙玉正擔心的事情,陸謙玉所怕,就是魔炎教派這種陣仗,心中安奈,想道:‘魔炎教派軍容整齊,不見絲毫混亂,是不是在后面還藏了殺手?’

申屠烈處于陣前,手持長刀,往那一站,自有一番威......

申屠烈和修羅王雙方唇槍舌劍了一番之后,申屠烈轉回到行隊之中,得陸謙玉、許來風、林杏三人護佑,實力大增,下令進攻,正面戰場上,近五千人,向魔炎教派所在的祭祀坡進發,陸謙玉既然答應了申屠鴻海,要護申屠烈周全,便從此之后,直至遇到邱凌云,不可離開申屠烈半步,他們三人,放在江湖上,也算是三大高手了,加上申屠烈的威名,在戰場上,將是一個可怕的存在。

進攻發起之后,申屠烈一馬當先,走在隊伍的最前進,后面才是各門派的弟子,陸謙玉怕前方有詐,在申屠烈身后說道:“申屠掌門,不可如此,你是戰場上的主帥,所有號令,均有你發出,這近五千人的各門派的弟子,可都唯你是命,你怎能沖鋒陷陣,我看,不如讓我等開路。”

申屠烈脾氣倔強,說道:“魔炎教派區區小賊,能奈何我,三位賢侄,不必擔心,我自有分寸,隨我一道,沖上祭祀坡,展開修羅王,滅了邱凌云去吧。”

陸謙玉又說:“邱凌云并未現身,魔炎教派亦不是尋常之輩,狡詐惡徒,怎能不防,若是申屠掌門,你不接受我的建議,那就請求你一件事情,不準離開我們的視線之外,提防邱凌云發出殺出,對申屠掌門不利。”

申屠烈搖搖頭說道:“那邊如你所說,你們這些年輕人啊,一個個都非常勇敢,看見你們如此,我感覺未來江湖,可有希望了。”

說話間,已然來到了祭祀坡下,處于魔炎教派箭矢的進攻范圍,果不然,修羅王穩而不亂,輕松對之,見到武林盟的人近了,下令弓弩射擊,一支支箭矢,在空中落下,如有冰雹雨點,連橫派的弟子,首當其沖,以兵器攔截落下的箭矢,此等伎倆,自然無法傷到身懷無功之人,陸謙玉三人在申屠烈跟前開路,將箭矢打落,轉眼距離魔炎教派不到三十丈了,修羅王見武林盟的人,毫不畏死,轉而下令,魔炎教派的人,堅守陣地,箭矢繼續發出,連橫派的弟子,有少數葬身在箭矢之下,微乎其微。

魏斌依然還是老樣子,陸謙玉知道他刀法厲害,是個不俗之人,曾經交手過,如今,陸謙玉的武功,遠在魏斌之上,卻也不能不把他放在眼里,陸謙玉說道:“魏斌,你助紂為虐,現在反悔,回頭,可還來得及,怎能一錯再錯下去?”

魏斌笑道:“一日為教派之人,終身為教派之人,陸公子,咱們可不話家常,多說無益,這就上吧,我魏斌能死在你的手里,卻也不冤了,但若是能夠殺了你陸公子,可成就我魏斌一生之名,這個賭注,還是要賭一賭的。”

陸謙玉早知道魏斌會這么回答,說了也是白說,但他必須要說,因為他對魏斌,并未深仇大恨,甚至接觸過幾次之后,還覺得此人,忠勇可嘉,人品無差,陸謙玉雙劍一震,說道:“魏斌,那咱們就功夫上見吧。”罷了,揮劍上去,孤寒掩護洛英,左手發出劍氣,魏斌揉身而上,面對陸謙玉可不敢絲毫的大意,兩人,戰在了一處。

這個時候,眾人已經和魔炎教派交上手了,正面戰場一旦接觸,左右兩側,東西兩個方向,武林盟發起了總攻,魔炎教派共有兩千余人,其中一千人安排在正面戰場上,阻攔武林盟的主力,其他兩個方向上,應該并無多少防御。

第3集劇情介紹:

林杏看陸謙玉與魏斌交戰,前去支援,有哪里邁的出去,正面,霜月將其攔下,說道

“林杏,你那里走,聽聞你醫術高明,不知道你武功怎的,我特來會會你。”

林杏笑道:“魔教四女——霜月,善用雙刀,教派之中,人緣極好,想不到我林杏能夠有幸和你這樣的人交手,這樣最好。”

法醫小妾

霜月道:“那還說什么,看刀!”

霜月雙刀,果然凌厲,左一刀削林杏的眉梢,右一刀打林杏的下盤,林杏打開了藥匣子,拿出飛刀,牽動金蟬絲,飛刀在空中飛舞如畫,與霜月戰在了一處,兩人,勢均力敵,武功各有千秋,不知勝負如何?

至于許來風,此刻早已給谷憐生圍住,邊上,還多了一個陌生的人,在這祭祀坡上,原有魔炎教派黑旗、白旗、黃旗三個旗的高手,許來風與谷憐生交戰,那人就站在一邊,背著雙手,身穿黃色的繡花長袍,年紀不大,約是谷憐生的歲數,冷面寒光,不茍言笑,許來風與谷憐生交手的同時,就感覺后背一陣陣的發涼,擔心這個人會突然沖上來偷襲自己,而這個人給自己的壓力,原本谷憐生的還要大,谷憐生曾近是個高手,武功不在許來風之下,但是自從他上次,斷了一臂之后,實力大大的受損,便不是許來風的對手了,這段時間,許來風也并沒有閑著,將自己的武功,九州劍法,提升了一個檔次,但因為許來風十分注意這個穿著黃衣服人,便不能全力進攻,倒讓谷憐生與他打了一個半斤八兩,兩人堪堪斗到了十余招,那黃衣服的男子,終于啃聲了,說道:“古旗主,此人便是書劍山莊的少主,許來風嗎,我看他也不過如此,你權且退下,去支援別處,此人交付與我,我自有辦法取他首級。”

聽了這話,谷憐生有些不滿,游刃有余之際,冷哼道:“黃啟子,話是不錯的,此人正是書劍山莊的少主,我看他并未用全力,多半是因為有你在場,若是雨我單打獨斗,我早就輸了,你有多大的本事,我豈能不清楚,想要拿下此人,還需要我們兩人一起動手,你卻站在一邊,說起了風涼話,這若是讓君主知道,看他如何罰你!”

不滿的何止是谷憐生,許來風聽這個叫什么黃啟子的如此小看自己,心中憤怒,說道:“黃啟子是吧,你若是有什么辦法,可以勝的過小爺手里的扇子,盡管上來便是,不消站在一邊,大放厥詞,讓小爺看看,你有多少斤兩?”

黃啟子便是黃旗旗主,用一把斷魚叉,藏在背后,善用槍法,魚叉,就是短槍,也是個厲害的人物,曾經在黃河岸邊,殺出了一個名堂,后來投靠了魔炎教派,一步步走到了今天,武功和才智得到了邱凌云的認可,他冷笑道:“小兒,我不與你做口舌之快,今日形勢不同,若非如此,我與你單打獨斗,勝你又有何難,讓你心服口服,如今,正好以眾欺少了。”說著,拔出魚叉,向許來風的左邊攻來,許來風心中叫苦,心道:“這是什么安排,最厲害的明明不是我,你們不去對付陸謙玉,卻兩個人打我一個,真當小爺我是紙糊的了么,如此看輕與我,不可原宥。”想到這里,手上加緊了攻勢,左邊一磕,磕開了黃啟子的魚叉,扇子一合,長驅直入,取谷憐生的中門,谷憐生單手持劍,往左一挑,撥開了許來風的扇子,許來風止住了前進之勢,扇子在手中一轉,腳心為軸,轉身刺向了黃啟子,恰好,黃啟子的魚叉奔許來風的后心刺來,扇子打在了魚叉上,化解了對方一招,許來風扇子外撥,左掌打出,黃啟子左手化掌,與許來風對了一掌,兩人內力互拼,知道了雙方實力,許來風暗暗叫道:“此人不過如此,內功平平,魚叉上的功夫,確實很精熟,我需小心了。”

谷憐生這時,又從后方殺來,許來風往左躲閃,扇子遞出一招,正好刺在谷憐生的左臂上,刺了一個空,因為谷憐生的左臂,蕩然無存,早已不見了,谷憐生趁這個時候,長劍一揮,逼退了許來風,許來風這一退,差點撞到了黃啟子遞過來的魚叉上,千鈞一發之際,忙用了一個鐵板橋,避開了魚叉,等魚叉從自己的頭上鉆過,伸手去渣魚叉的桿子,黃啟子見狀,手指一動,魚叉跟著旋轉,手腕往下壓來,魚叉調轉了叉頭,向許來風的腦袋扎下,許來風在地上一個轱轆,避開此招,谷憐生長劍懸空,已經朝著他的腦袋砍下來了,許來風嚇了一跳,腳下一瞪,平移開了,并投出了扇子,打在谷憐生的劍柄上,谷憐生一只手,險些握不住劍,扇子經過撞擊,又原路返回到了許來風的手中,黃啟子原本要在空中截下許來風的兵器,卻慢了一步,身體往前傾,中門大開,許來風接住了扇子,抓住了這個機會,做出一個飛撲狀,把扇子遞到黃啟子跟前。

正文 第七百五十三章,鬼步

許來風把扇子遞到了黃啟子的跟前,眼看著一招之下,黃啟子不死也殘,決計躲不開的,心中大樂,喝道:“黃賊,你拿命來。”怎料,這黃啟子也不怎么樣,只是身子突然一閃,竟然避開了許來風這一下,許來風大吃一驚,再看黃啟子,身子一晃,已經來到了自己的左邊,一叉子往自己的腦袋上招呼過來,許來風在想躲避,可是避不開了,靈機一動,扇子挪上去,打開了扇子面,攔住了魚叉,這魚叉也不是很尖銳,加上扇子是扇子是特殊的牛皮紙,......

許來風對敵不得,堪堪要落敗在黃啟子的鬼步之下,暗叫這鬼步真乃是江湖上一絕,太過于厲害了,許來風空有一身本事,奈何不了對方,終究還是白費了,正在許來風束手無策之時,身后處,猛然聽一個人說道:“我來對付此人。”許來風和黃啟子均是詫異萬分,回頭一看,這人是誰啊,都不認識了,此人年紀不是很大,約有二十出頭,與許來風一般無二,小個子不高,穿著一件短衫,下面是短褲,腳下踩著一雙草鞋,有點漁夫的打扮,皮膚自是......

黃啟子原本占據上風,追著鬼侯刺殺,豈料,鬼侯只用一招,形勢發生逆轉,黃啟子倒地身亡,鬼侯只是平喘了幾口粗氣而已,原來,勝負已分,鬼步得到了重新的驗證,許來風高興的大叫:“好。”要知道,這黃啟子的身份在魔炎教派之中可不算低了,乃是黃旗的旗主,下方統御數萬人,今日戰死,魔炎教派痛失一位精英,對于武林盟來說,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,誰人能不高興呢。

第4集劇情介紹:

谷憐生見狀,大驚失色,這黃啟子是什么能耐的,他如何不知道,豈料大戰一起,竟然死于一個無名之輩之手,他一個人,斷不是許來風和鬼侯的對手,且在鬼侯的手上,鬼步之下,絕無逃脫的道理,于是心生一計,立馬往后跑去,許來風見他走了,心想:“此人足夠忠義,有跟我們碰面不少,上次還幫了陸謙玉一次,權且放你一條生路去吧。”于是不追,上前去看黃啟子死透沒有,鬼侯那一抓,拿下的是黃啟子的肝和腎兩臟,黃啟子早就死透了,肚子上開口不小,死狀凄慘,許來風不忍直視,從地上死尸上扒下一件衣服,蓋在了黃啟子的腦袋上,讓他九泉。

鬼侯走來,說道:“許公子,那谷憐生,也是個敗類,如何讓他跑了,這就去擒他去吧。”

許來風搖搖手說道:“罷了,罷了,此人若是逃了,讓他去吧,我等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,鬼兄你步伐真是妙哉,我許來風的心里是佩服的,戰場之上,修羅王才是重點,我們速速前去支援,若能擒下此賊,乃是大功一件。”

鬼侯聽罷,不免洋洋得意,心道:“我初出茅廬,就殺了魔炎教派一員大將,我看魔炎教派的諸人,也不過如此嘛,等我上去,施展鬼步,定然還能擊殺幾個,臨走的時候,爺爺曾說,到了戰場上,一定要小心謹慎,那有什么呢,我有這本事的,還懼怕他們嗎,應該是他們怕我才對,能不能在江湖上揚名立萬,重振鬼家的名望,就是這一戰了。”鬼侯年紀還是太小,沒有經歷過風雨,更沒有見試過江湖上的高手,方才,他幾次險些被黃啟子所害,只因為他們兩人都用鬼步,鬼侯的鬼步正宗了一些,黃啟子一個不留神,才被鬼侯已鬼步之中,一招神出鬼沒的招數擊中了,著了鬼侯的道道兒,遺憾暴死,否則,鬼侯是無法在真本事上贏過黃啟子的,鬼侯又見谷憐生逃了,以為谷憐生是怕了自己,實際上,谷憐生用的是以退為進的招數,擔心則不是怕,乃是對許來風而言的,可憐,鬼步犯下了武林人士的大忌,過于輕敵了。

許來風和鬼侯先后緩行,在戰場上,這一處支援,那一處廝殺,到處尋找修羅王的身影,終于,找到了修羅王所在,其時,修羅王正與申屠烈絞殺在一起,百結幫的漣城匯在一邊幫手,修羅王以一敵二,不見落入下風,武功端是厲害,這些人,均是江湖之中的上流高手,哪一個不是在各自的領域登峰造極,打斗起來,沒有個把時辰,如何能夠分出勝負,只見那修羅王輪開了長劍,左右御敵,申屠烈手持長刀,下劈上挑,漣城匯用的這是一根竹竿,此乃百結幫中的圣器,打狗棍,長不到四尺,通體幽綠,彎彎曲曲的,不是筆直,上面有多節骨,像是竹竿,其實不是,此乃玉之,用到何種玉,仍是江湖一大謎團,此玉能夠抵擋刀劍,不消說的,端是堅硬,兩人打一個,分分合合,纏纏繞繞,暫時只是將修羅王圍住了,不讓他動彈,修羅王心中叫苦不已,來一個申屠烈也就罷了,又來了一個不要臉的漣城匯,兩個打一個,讓修羅王無法洞悉全局,自然也就無法指揮戰場了,在祭祀坡上,雙方亂哄哄的,只顧廝殺,沒有絲毫的掌法,魔炎教派虧是精銳,否則早已給推干凈了,武林盟這一邊,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局面向武林盟一邊傾斜,眼看著要不了多久,祭祀坡上的魔炎教派的敵軍就要給殺光了,無人不興奮,無人不努力,無人不自信。

這時候,許來風和鬼侯來到申屠烈身邊,想要插手,卻沒有漏洞給他,兩人送目,不知道如何是好,這時候,修羅王恐怕一場大敗,匆忙撤退下來,倒也不是敗了,他先用長劍挑開漣城匯手中的打狗棒,再用腿法與申屠烈的拳頭裝碰一下,借力回轉,退了三丈有余,申屠烈知道修羅王要走,喊道:“修羅王,你往哪走,到了這般田地,豈容你平安的離去?”舉刀追來,一刀劈下來,空了,修羅王施展輕功,一味躲避,申屠烈又怎能輕易的得手呢。

修羅王道:“申屠烈,你高興的太早了,這樣對你可沒有好處。”

申屠烈道:“局勢已經很明朗了,你魔炎教派的人就要死光了,你與邱凌云,哪怕還有登天的能耐,又怎能是天下無論群雄的對手,你快些投降,我給你一個痛快的,念你也是一個梟雄,死后,給你立碑,風光一些葬了,不枉我們相識一場。”

修羅王不再理會,轉身就走,正在這時,忽然眼前出現一個小個子黑小子,伸手一抓,修羅王側身躲開,那小個個漂亮的一個轉身,復又抓來,修羅王眼神極快,心想:“這是何人,腳法如此之好。”用胳膊攔下這人一抓,接著蹬出一腿,小個子扭身躲開,修羅王贊道:“好手段。”施展拳頭,一招招向小個子突襲而來,快若風動,拳若拂云,飄忽不定,小個子躲閃了幾次,眼看不敵,暗叫:“修羅王果然厲害,不愧是魔炎教派的三王之一,若能殺他,他日江湖,誰不認識我是鬼侯?”

不錯的,這人正是鬼侯,他與許來風來到近前,見插不上手,干著急,正好,修羅王要撤退,給鬼侯抓住了機會,呔是藝高人膽大,初生牛犢不怕虎,一個人截住了修羅王的去路,等許來風發現,兩人已經交手上了,許來風暗叫不好:“這個家伙,太能耐了,想要一個人對付修羅王,真當修羅王是吃素的,不會殺了他怎的?”

許來風還不能出手了,只見修羅王對著鬼侯重重的抓了幾下,鬼侯步伐敏捷,靈活的比泥鰍還便利,可奈何,修羅王用的不僅是掌法,手掌的邊緣,那是用了內力的,形成了掌鋒,鬼侯能夠躲開肉掌,卻忘記了掌鋒,這一掌掌,掌鋒席卷之處,鬼侯早已重傷,十余掌之下,焉能活命,就看鬼侯口鼻流血,雙眼布滿血絲,動作越來越慢,給修羅王抓住了破綻,修羅王見這人是個厲害的角色,絕不留的,一掌拍下,正中天靈蓋,直接打碎了,可憐鬼侯,年紀輕輕,鬼步的唯一傳人,還不能領悟江湖精彩,就下了九泉,許來風大吃一驚,這本在他的預料之中,與鬼侯認識時間不錯,對此人卻也有許多敬佩,如此死了,大叫可惜,可悲可嘆。

鬼侯的鬼步之法,已成氣候,在江湖中鮮有,但遇到了修羅王這等高手,兩招之下難逃厄運,死于修羅王掌下,也不算愿望,由此可以證明,在江湖上走動,要靠真本事的,遇到高手還是遠著點好,不知天高地厚,遲早要付出代價,許來風見鬼侯倒地,擲出扇子打修羅王的后心,換做旁人,怕扇子威力,早已躲閃,修羅王大大不同,他隨手一招,看準了扇子的來路,竟把扇子放在掌心之中把玩,轉了三轉,接著高高拋起,凌空一掌,內力灌涌而出,可......

陸謙玉率領的一個小隊,一共二百一十三人,在山洞之中遭遇到了魔炎教派的襲擊,陸謙玉,許來風、林杏三人,拼死護佑,這二百一十三人,無一傷亡,全部退出山洞,看成是一個奇跡,但來不及高興,陸謙玉沒料到這些魔炎教派的追兵,到了洞口仍不收腳,竟然跟了出來,不顧洞口處武林盟設下的埋伏,改由盾牌兵在前面,其余并重在后,這一下沖出來,有人下令放箭,數百個弓箭手,對著一個不到三丈長的洞口,猛的一排箭矢射過去,魔炎教派......

第5集劇情介紹:

看這壓城之勢的黑云,必是暴風雨襲來的前兆。果不其然,隨著一道閃電劃破長空,狀如飛瀑般的驟雨傾瀉而下,霎時間繁華的京師成了一片澤國。

城西一座朱門大戶的府邸,楊漣正在書房來回地踱著步,時而發出一聲長嘆,難以排解的愁緒縈繞在他心間,以致在霜寒露重的秋夜睡意全無。屋外榕樹上寒蟬的聲聲凄鳴更使他煩悶不已,為了讓心境歸于平和,他隨意拿起案牘上的一本書開始翻閱起來。

“是了,我也糊涂了。”

楊忠聽了又說道:“老爺,您為朝廷日夜操勞,要好好保重身體呀。這秋夜寒氣重,您還是早點歇息吧。”

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楊漣沖著楊忠擺了擺手,示意他退下。

本站所有視頻和圖片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,并不提供資源存儲,也不參與錄制、上傳
若本站收錄的節目無意侵犯了貴司版權,請發郵件至654321@qq.com (我們會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。)

? 奧特曼影院

md传媒视频在线观看沈芯语